• 中國臺灣網(wǎng)移動(dòng)版

    中國臺灣網(wǎng)移動(dòng)版

兩岸記者甘肅行|從一座館、一條河、一碗面看兩岸文化聯(lián)結

2024-06-21 19:19:00
來(lái)源:中國臺灣網(wǎng)
字號
  中國臺灣網(wǎng)甘肅6月21日訊(記者 李寧)“絲綢之路三千里,華夏文明八千年”。2000多年前,伴隨著(zhù)往來(lái)商隊的駝鈴聲,川流不息的人流跨越高山大川、荒漠戈壁,將東西方文化融合在一起。甘肅,地處絲綢之路黃金地段,自古就是絲綢之路的咽喉要道和商埠重地,見(jiàn)證并記載了豐富多彩、源遠流長(cháng)的中華文明。
  隴臺經(jīng)貿文化交流月“說(shuō)如意甘肅——海峽兩岸媒體人走進(jìn)白牦牛故鄉”主題活動(dòng)啟動(dòng)兩天來(lái),兩岸媒體記者前往甘肅省博物館、黃河樓、牛肉面博物館,瞻華夏文明之璀璨、觀(guān)黃河奔騰之壯觀(guān)、品中華飲食文化之獨特。穿越時(shí)間長(cháng)河,兩岸同胞在甘肅與歷史對話(huà),在一座館、一條河、一碗面中看見(jiàn)兩岸文化聯(lián)結。
  打卡甘肅省博物館:兩岸文物有許多相似之處
  博物館,濃縮著(zhù)一個(gè)城市的歷史與文化。認識一座城,先從博物館開(kāi)始。
甘肅省博物館。(中國臺灣網(wǎng)記者 李寧 攝)
  甘肅省博物館是國家一級博物館,珍藏文物豐富,時(shí)間跨度大,是追尋絲綢之路文化的必去之處。雖然正值工作日,但館內人潮涌動(dòng)。
  三足騰空、昂首嘶鳴、跑起來(lái)呈現順拐狀的“銅奔馬”(又名“馬踏飛燕”)呆萌可愛(ài);青銅牦牛雙目圓睜、嘴頜半張、粗獷雄渾,極具高原文化特色;一件件彩陶圖案多樣、題材豐富、花紋精美,充滿(mǎn)藝術(shù)張力……漫步在甘博,源遠流長(cháng)的中華文化仿佛從歷史深處緩緩走來(lái)。
  “我覺(jué)得甘肅人民很幸福,有這么一個(gè)內容豐富精彩的博物館,隨時(shí)可以來(lái)逛逛,進(jìn)行沉浸式學(xué)習,相信對中華文化會(huì )有更深的認識!迸_灣記者陳麗華在參觀(guān)后忍不住感嘆。
甘肅省博物館內的“銅奔馬”。(中國臺灣網(wǎng)記者 李寧 攝)
  陳麗華表示,這里展出的文物與臺灣島內博物館展出的文物有許多相似之處,都是中華文化的體現,“先人留下的文物之美,讓人佇足流連。在這樣的氛圍之下,我覺(jué)得兩岸的文化是相通的!
  據甘肅省博物館相關(guān)負責人介紹,近年來(lái),甘博也積極與臺灣省展開(kāi)交流合作,如2018年曾在臺灣高雄、南投等地舉辦“守望精神家園——第五屆兩岸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月”甘肅非物質(zhì)文化展覽活動(dòng);2017年與2018年的海峽兩岸文化創(chuàng )意產(chǎn)業(yè)展——互聯(lián)網(wǎng)+絲綢之路文物文化IP設計產(chǎn)業(yè)對接會(huì )上,甘肅作為主賓省份赴臺展示絲綢之路文化獨特的藝術(shù)魅力;2010年在臺灣推出的“英雄再起——大三國特展”上,甘博館藏文物“銅車(chē)馬儀仗隊”赴臺展出,吸引眾多臺灣民眾前往參觀(guān)。
甘肅省博物館館藏文物“銅車(chē)馬儀仗隊”(復制品)。(中國臺灣網(wǎng)記者 李寧 攝)
  “在交流中感受到了臺灣文博者的熱情與親切,與他們在工作中的專(zhuān)業(yè)。同時(shí),也感受到臺灣同胞對于中華文化深深的熱愛(ài),以及想要深入了解中華文脈、最新考古發(fā)現成果的強烈需求! 該負責人說(shuō)。 
  他透露,當前,來(lái)館參觀(guān)的游客中不乏臺灣同胞。甘肅省博物館計劃于今年下半年推出《象外——臺灣現當代陶藝展》,將精選甘博館藏彩陶、西夏瓷及臺灣省多名陶藝家創(chuàng )作的120余件陶藝佳作。兩岸將再次聯(lián)手,展示中華傳統文化的獨特魅力。
  “只要是華人,黃河就是他們的母親河”
  黃河,孕育了輝煌燦爛的中華文明,被稱(chēng)為中華民族的“母親河”。哪怕是單單提起這兩個(gè)字,在中國人的心頭也會(huì )涌出別樣情感。
  “黃河之濱也很美!碧m州是黃河唯一穿城而過(guò)的省會(huì )城市,在這里,黃河被形容為“像乳汁一樣”撫養人們長(cháng)大。坐落于蘭州市七里河區黃河沿岸的黃河樓,近年來(lái),成為游客了解黃河、弘揚黃河文化的重要窗口。
兩岸媒體記者登頂黃河樓,觀(guān)看黃河奔流的壯美景觀(guān)。(中國臺灣網(wǎng)記者 李鑫 攝)
  登上黃河樓頂層16樓,撫摸欄桿北望,黃河水在下方汩汩流淌,氣勢磅礴,頗為壯觀(guān)。
  “原來(lái)黃河水真的是黃的,很震撼!”第一次實(shí)地見(jiàn)到黃河的臺灣青年阿雅感到很新奇,望著(zhù)奔騰不息的黃河水,她內心深處的記憶仿佛也被碰撞著(zhù)!包S河之水天上來(lái),奔流到海不復回!彼肫鹪(jīng)在課本上學(xué)過(guò)的這首描寫(xiě)黃河的詩(shī)句。
  “以前只在課本上看到過(guò)黃河,雖然對它的名字很熟悉,但因為遙遠又感到很陌生,這次能近距離地看黃河,就像夢(mèng)寐以求的偶像活生生站在眼前! 阿雅激動(dòng)地說(shuō),“黃河滋養沿岸的人們,并孕育了很多文明,對我們來(lái)說(shuō)就像大地的母親! 
  黃河日夜奔騰不息,滋養著(zhù)華夏大地,演繹著(zhù)中華民族的生生不息的精氣神。對黃河的深厚感情,深植于每一個(gè)中華兒女的心中。
黃河穿蘭州城而過(guò)。(中國臺灣網(wǎng)記者 李寧 攝)
  兩岸記者參觀(guān)黃河樓的當天,碰上從西安來(lái)甘肅旅游的李先生,他特意到黃河樓參觀(guān),只為一睹黃河之濱的壯美風(fēng)光。
  “黃河,母親河嘛!” 李先生滿(mǎn)含深情地表示,中國人對黃河感情深厚,中華民族的祖先軒轅黃帝就是從黃河流域發(fā)源!皟砂抖际侵袊,黃河是大家共同的母親。哪怕在全世界,只要是華人,只要帶上‘華’這個(gè)字,黃河就是他們的母親河! 他說(shuō)道。
  一碗牛肉面 牽動(dòng)兩岸同胞味蕾
  蘭州人的一天始于一碗牛肉面。當太陽(yáng)悄悄露出臉龐,大地換上金裝,蘭州人的一天便開(kāi)始了。街道旁,“牛肉面館”是最不陌生的存在,來(lái)上一碗牛肉面,倒入辣椒油,夾起一筷入肚,嶄新的一天可以就此開(kāi)始,勞累的一天也可以在此結束。
  而千里外的臺灣,同樣也分布著(zhù)眾多“牛肉面館”。臺灣的牛肉面來(lái)自眷村,當年漂洋過(guò)海的老兵為了養家糊口,將這碗帶有家鄉味的牛肉面在臺灣傳播開(kāi)來(lái)。
蘭州牛肉面博物館的師傅制作拉面。(中國臺灣網(wǎng)記者 葉春祿 攝)
  “早就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蘭州牛肉面,今天第一次來(lái)吃正宗的。一邊吃牛肉面,一邊看表演,太有趣了!”在蘭州牛肉面博物館,臺青阿瑋不僅走進(jìn)后廚近距離觀(guān)看拉面師傅們現場(chǎng)拉面,還獲得師傅一對一專(zhuān)業(yè)教學(xué)。
  帶上圍裙,跟隨師傅拿起面團,再將面團揉成長(cháng)條,兩手握住兩端,向兩邊抻開(kāi),隨著(zhù)“啪”的一聲,手中的面開(kāi)始變細變長(cháng)……一番操作下來(lái),阿瑋對拉面有了更深的認識!耙郧罢f(shuō),‘誰(shuí)知盤(pán)中餐,粒粒皆辛苦’,現在是‘誰(shuí)知碗中面,條條也辛苦’! 他笑著(zhù)說(shuō)道。
  在阿瑋看來(lái),蘭州牛肉面和臺灣牛肉面除了粗細分類(lèi)不同、作料有別,都是一樣美味,“尤其是湯頭,一口下肚,哇!很溫暖的感覺(jué),就是家鄉味!彼d奮地表示,中國飲食文化豐富,“尤其是八大菜系,根本吃不完,這幾天在大陸一定要再多品嘗幾道!
  說(shuō)起帶臺灣徒弟,現場(chǎng)指導阿瑋拉面的蘭州林和宮牛肉面培訓學(xué)校校長(cháng)賈相合毫不陌生。光是去年的五月、七月、九月,就有80多名臺灣同胞到他們那里學(xué)習拉面,“學(xué)得很認真,因為臺灣也有牛肉面,他們大部分都是回去開(kāi)店,一部分人當作一門(mén)手藝學(xué)習! 賈相合說(shuō)道。
賈相合(中)指導臺灣青年制作拉面。(中國臺灣網(wǎng)記者 李鑫 攝)
  他介紹,這些年來(lái),學(xué)校跟臺灣的牛肉面協(xié)會(huì )有過(guò)多次交流研討,效果非常不錯,“大家語(yǔ)言相通,交流起來(lái)不存在任何障礙。通過(guò)牛肉面的交流,也增進(jìn)了彼此的感情!
  談及未來(lái)是否想去臺灣傳播蘭州牛肉面文化,賈相合毫不思索地給予肯定回答!芭H饷媸敲褡迦诤系漠a(chǎn)物,希望這一碗面作為橋梁,把兩岸聯(lián)結在一起,最終實(shí)現兩岸融合!彼麆(dòng)情地說(shuō)。
  一座館、一條河、一碗面,處處體現著(zhù)兩岸割不斷的文化聯(lián)結。中華民族創(chuàng )造了源遠流長(cháng)、輝煌燦爛、舉世無(wú)雙的中華文明,它如一條彩帶,穿越海峽,將兩岸緊緊串聯(lián)。期盼同受中華文化滋養的兩岸同胞,堅定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,攜手共創(chuàng )中華民族復興偉大榮光。
[責任編輯:李寧]